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华夏中心 > 网友点评

我把身子给了儿 儿孑今晚满足你

时间:2019-08-15 13:50:28  来源:  作者:

我把身子给了儿 儿孑今晚满足你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我把身子给了儿 儿孑今晚满足你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宽阔的平原略过火车的窗户,正是麦熟的季节,金黄的麦浪一层层向我们涌来。母亲看着外面熟悉的风景,端着热水的手忽然一抖,将水溅到了身上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我连忙拿来手绢,为母亲擦干了身上的水滴,低头看到母亲紧蹙着眉头,我猜想,母亲此刻,定然是心事重重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“三年了。”母亲喝了一口热水,声音中并没有多少波澜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火车正在驶向我们此生最熟悉的城市,黄土高原东南角的凤城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那是我的故乡,也是母亲的故乡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下了车,坐上公交,东绕西绕终于到了大姨家,一开门,见大姨与记忆中并没什么差别,只是比几年前多添了几缕白发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坐下唠了几句嗑,接着妈妈去了就隔了几栋楼的外婆家,看了一眼瘫痪在床的舅舅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中午大姨摆了饭,豆角卤面,用加了蒜泥的陈醋密密地浇上一层,一入口,封闭已久的味蕾记忆一下子被打开,正是阔别故乡多年难得的味道,外乡的醋,总没有山西陈醋这样的淳厚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“佳欣,在外面过得还习惯不?”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在亲戚面前,我总是特别沉默,冷不丁地被这么一问,我愣了一下,放下筷子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母亲和大姨倒是聊得很投机,家长里短,埋怨几句孩子,再埋怨埋怨飞涨的物价,一边捶着腰,一边揉着膝盖说着身体的衰老。多年前恐怖的争吵,还有母亲在深夜的眼泪,仿佛在岁月中遗忘了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然而,过往的纠结,谁又能真正遗忘呢?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2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母亲的大半生,都是在凤城度过的。凤城是山西的一个小城市,母亲年轻时在钢厂上班,我年幼时,山西的煤矿还是如日中天的时候,企业效益好得令人咋舌,不太了解山西的人,那个时候,都以为山西是个遍地黄金的地方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渐渐地,随着环保意识的增强和煤矿资源的枯竭,山西许多单位的效益一落千丈,凤城的钢厂就是在那个时候关闭的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母亲下了岗,只是初中毕业的她找不到工作,只能在家相夫教子。以前上班忙碌的母亲,我一周只能见她两三次,自从她下岗之后,我们几乎朝夕相伴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母亲也终于能腾出时间,每周带着我,去一趟乡下的外婆家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我还清晰地记着,父母认真烹调着每一道菜,满头银丝的外婆乐呵呵地捧着饭碗,夸父亲的醋熘白菜做得真不错。我会偷偷去泡一点外公的好茶,还得提防着外公忽然出现,每次他见到我,总喜欢捏一把我肉嘟嘟的脸颊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在我久远的记忆里,生活,其实静海流深,表面上风平浪静,实则暗涛汹涌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外公去世了。外婆孤零零地守着瘫痪在床的舅舅,母亲心疼他们,去得更勤了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我是有点害怕舅舅的,长期卧病在床让他整个人都阴鸷非常,有时被迫给他送几次饭,他都会凶巴巴地指挥我一个小孩子给他端屎端尿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他身上弥漫着一股屎尿的搔味,我不愿到他跟前去,他就会破口大骂,斥责我们嫌弃他是累赘。我不敢看他,只能悄悄把饭送到床头,顶着他的怒骂偷偷溜出去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母亲见我泪流满面地从舅舅屋子里出来,大概也明白发生了什么,魔了魔我的头,替我擦干了泪水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“妈妈,我以后能不给舅舅送饭吗?”我问母亲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“佳欣,他是你的亲人,虽然轮不到你来照顾,但还是得偶尔关照他一下。”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“那舅舅为什么那么凶?”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母亲轻轻叹了口气,她轻声说道:“舅舅年轻时,是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孩子,毕业后,不但找到了好工作,也找了一个城里的漂亮姑娘,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本来他前途一片光明,但一场车祸,他所有的一切,都没有了。”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我第一次知道舅舅原来有这样的际遇,但年幼的我还是有些(委)屈,抬头问母亲:“又不是我撞他的,为什么凶我?”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“你还小,没遭遇过太多,他这是在对自己生气。”母亲魔了魔我的头发,看着我疑惑的目光,却没再说些什么。k7i华界网-华夏生活尽在华界新闻网

  住得近的大姨也常常会来照顾外婆,我对她没什么特殊的印象,她的装束像是最普通的农村妇女,笑起来还带着一丝朴实的可爱。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